熱門搜索: 洋蔥 節瓜 菜豆 白菜 甘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新聞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目前所在位置:蔬菜網首頁 > 行業資訊 > 資訊列表 >  山西李玲義:“土豆書記”的扶貧歲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西李玲義:“土豆書記”的扶貧歲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蔬菜網  時間:2019/6/18  來源:光明日報  閱讀數:611   網友評論: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*書記是個多大的官?它不是官,是鄉親們脫貧攻堅的帶頭人,是為黨和國家脫貧攻堅工作來的。”這是山西省太原市工商局原離退休人員工作處處長,婁煩縣廟灣鄉雙井村原*書記李玲義常掛在嘴邊的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2020年,農村貧困人口如期脫貧、貧困縣全部摘帽、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,中國幾千年的貧困難題,已然進入決戰決勝倒計時階段。目前,活躍在各地脫貧攻堅戰*前線的20.6萬名*書記、70萬名駐村干部、197.4萬名鄉鎮扶貧干部以及數百萬村干部,他們是這場*后決戰的“尖刀班”“爆破手”。李玲義,便是這千千萬萬扶貧戰士里的普通一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、從“化緣書記”到“土豆書記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進雙井村村委會院里李玲義住的窯洞,桌子上、地上甚至墻角的臉盆里,滿是受潮掉落的墻皮。通鋪床上方像掛蚊帳般橫罩一張塑料膜,兜住了本要灑落到床上的墻皮。斑駁的墻面和灑落一地的白色墻皮,讓這孔沒有任何家具擺設的窯洞更添凄惶,床頭一面紅色黨旗,是屋里*的亮色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屋里都這樣了,為什么不修一修呢?李玲義嘿嘿一笑:“這窯洞可立過大功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玲義剛到雙井村的時候,一位朋友來看他,留宿一宿忍不住了說:“這種地方咋能住人?翻蓋一下,錢我出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玲義開玩笑說:“這一修整,起碼兩萬元。”沒想到朋友二話沒說,真把錢打來了。李玲義轉念一想,這錢可以用來為鄉親們蓋個磨坊呀!——雙井村多年來沒磨坊,村民們磨面碾米,要走十幾里山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蓋磨坊,兩萬元遠遠不夠,李玲義繼續奔走。沒過多久,老李的朋友們及太原市工商局幾個分局的資助款陸續到賬,“雙井磨坊”蓋起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雙井村有了磨坊、粉坊,一旁黨建文化室也已建完,可李玲義依舊睡在罩著塑料膜的通鋪上,起床*件事,還是打掃“白皮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化緣書記”的名號傳開了,但李玲義不太喜歡這個名號——扶貧可不能光“化緣”,得有實實在在的產業才行。其實早在2016年李玲義到雙井村考察時,就瞄準了祖祖輩輩從事的土豆種植作為脫貧產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1月3日,李玲義背著鋪蓋,懷揣太原市工商局籌集的20萬元扶貧款,正式以*書記身份來到雙井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村*天,召集村民來村委會。“本來想在會議室跟大家說幾句,沒想到來了那么多人。”李玲義還記得那天村里人源源不斷涌向村委會的情景——眼看著椅子不夠了,后來的人就站著;屋里站不下,越來越多村民就站在院子里。“我一看這么多人站外面,我哪還能坐屋里呀。”李玲義起身穿過人群,站到院里豎旗桿的臺基上,頭頂國旗,環顧滿院父老。“鄉親們,這次我是帶了20萬元錢來的,請大家給我提提建議,這20萬元怎么用,咱們村怎么脫貧致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竊竊私語的人群炸開了鍋。“李書記,買米買面”“給我們蓋新房吧”……李玲義搖頭說:“我不是給你們輸血來了,要發揮你們的聰明才智,要你們自己動起來。”他把發展土豆產業的想法告訴了大家,“畢竟常年種土豆嘛,也沒啥顧慮”。李玲義購買十幾噸青薯9號、晉薯16號土豆籽種,一百斤土豆配一百斤有機肥,挨家挨戶發放,并請農科院專家來村講解科學種植土豆。年底,雙井村土豆畝產一下子從1000多斤躍升到了3000多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土豆大豐收,窖都裝不下了,這可咋辦?這年冬天,太原大街小巷活躍著李玲義騎電動車送土豆的身影。他從村里自費購買幾百斤土豆,到太原的黨政機關、企業、建筑工地、酒店,找到負責人就送土豆。每人只送兩個試吃,留下聯系方式,覺得好吃就找他訂購。“我就想嘛,這些地方有人干活,有人干活就有人吃飯,有人吃飯咋就不能吃土豆哩。”靠著這個笨辦法,李玲義賣了50多萬斤土豆。鄉親們沒想到祖祖輩輩吃的山藥蛋竟然這么暢銷,8毛錢一斤都供不應求。頭*跟李玲義一說,第二天收土豆的車就開到了家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此,李玲義多了個外號——“土豆書記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、日記本里的扶貧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月24日,農歷十二月十九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扶貧的路上,不只是整理資料而已,還有家人的分離、不理解,村民的抱怨,領導的訓斥,巡查的壓力。每一個能堅持下來的人,可能真的自己流了很多淚水……無數次,被罵了無數次,*主要是委屈了無數次,但是很幸運,每一次的無奈才能讓你更覺得自己需要堅強。我也有家有愛人有兒子有孫子,我也是人啊,需要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這是李玲義1月24日寫的日記,“需要”后面戛然而止,他沒有再寫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駐村扶貧以來,李玲義養成記扶貧日記的習慣,扶貧工作的點滴細節和個中甘苦,都寫在了日記本里。如今,這樣的日記已經寫了滿滿五大本。記者隨手一翻,有工作瑣記、有報章摘抄、有個人感悟、還有吐槽抱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8月3日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地里查看土豆長勢情況,和鄉里、縣里領導匯報多次簽約之事都沒有進展,馬上土豆就成熟了,而且是大豐收,這可怎么辦呀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8月4日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咨詢調查洗澡房的設備、防水材料。只有繼續和鄉里領導再匯報(簽約事宜),看看有沒有進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月23日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實在太累了,上午去村里,中午冒雨慰問貧困戶,下午開會,晚上幫助拉裝土豆,回來做飯、洗碗,滿滿當當的工作,手機都累得超負荷,不轉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7月17日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心向善,才能無禍無災;品行端正,才能受人敬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年前,當得知單位派他到婁煩扶貧時,李玲義猶豫。“我還有兩年就退休了,這么短時間鬧不下啥事嘛。”但他*次看到村民收土豆時忙碌的景象,一股久違的暖流涌上心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生幾個月便失去母親,16歲又失去父親。17歲,李玲義“背著被子沒褥子,提著水壺沒臉盆”下鄉插隊。“是鄉親們接納了我養育了我,插隊三年,我是吃百家飯成長起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年春節,其他插隊青年都回家了,李玲義沒地方去,就留在村里過年。年三十,他去酒廠拉酒糟喂完牲口回到窯洞,發現那個只有57戶人家的小山村,給他送來足足60碗肉菜。“那時候生活很困難,過年才吃上一回肉。鄉親們自己舍不得吃,有人還給放兩碗,這是可憐我這個沒爹沒娘的孩子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插隊的那個村已經富裕了,我就想著把他們給我的愛,回報到雙井村。”李玲義說,“咱跟鄉親們是有感情的,來村里一看,他們那種期盼咱就看見了。窮不害怕,咱們一起鬧騰鬧騰不就起來了嘛。”就這樣,李玲義接下了雙井村這個廟灣鄉脫貧“*硬的骨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元旦,在村里張羅脫貧攻堅驗收工作的李玲義,接到了兒子的電話:“爸爸,你的退休紀念品,我給捎回來了。”李玲義明白,這是在催他回家享福了。但面對一封請愿信和120多個紅手印,李玲義堅持留下,雖此前已經卸任*書記,他仍以扶貧工作隊隊長的身份,繼續在婁煩奔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工作可以退休,共產黨員、扶貧人沒有退休!”李玲義對記者說,“你看這一座座山、一道道梁、一碗碗山藥蛋,讓我舍不得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在李玲義的日記本里,找到了他的動力源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為共產黨員,就是要有為人民服務的奉獻意識、奉獻精神和奉獻能力。有償服務是勞動,無償服務是公益,全身心的服務是奉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、扶貧干部,不只是扶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8月一連幾天,李玲義的日記本上,每天只有兩個字——云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幾天,李玲義只身赴云南,是為給流落村里20多年的云南媳婦尋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放土豆和肥料時,李玲義發現,有戶人家5口人,卻只領了4份籽種。身邊人告訴他,這戶人家有一個黑戶,沒有戶口。原來這家媳婦田小春是云南人,二十多年前被誘騙出來打工,流落到附近磚窯。正好雙井村有年輕人沒討下媳婦,經人介紹就在雙井村結婚安了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沒有戶口,不光生活不方便,還享受不到扶貧政策呀。”李玲義想給田小春辦戶口,但田小春“腦袋不靈光”,根本想不起家在哪里、父母叫啥。李玲義多方聯系打聽,皆“查無此人”,他決定憑手上掌握的線索赴滇為田小春尋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*次到云南,李玲義舍不得買全價機票,凌晨一點多到昆明,到火車站睡3個小時,然后坐火車到曲靖,轉車到沾益,坐“蹦蹦車”到大坡鄉土橋上村。李玲義又累又興奮,這里確實跟田小春描述的家鄉一樣——前后都是山,中間有條溝,村口淌著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玲義打聽到村里丟女兒的田文山家前去認親,卻又遭遇一番波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前幾年田家曾接待過謊稱知道女兒下落的騙子,所以對李玲義格外警惕。田小春不記得以前的名字,打電話時田文山也難以從二十多年婁煩口音的電話另一端認出女兒。“從早上8點到下午5點,別說管飯了,連口水人家都不愿給咱喝。眼看就要到晚上,人家都快把我扭送公安局了。”李玲義回憶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,李玲義抓住田家一個戶口注銷的痕跡不放,*終在公安部門“死亡失聯”庫里面找到線索。“原來田小春本名叫田春香,怪不得一直找不到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事要做好才叫好事,做不好那不叫好事。”李玲義幫田小春找到家,辦了戶口和身份證,還幫兩口子扯了結婚證。扯證那天,李玲義送去一床新被褥,成了田小春在山西的“娘家大哥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事,李玲義在雙井村可沒少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敢坐汽車,見到白大褂就害怕”的精神病患吳九花病情多年得不到認定。李玲義請專家三次進村認定,如今吳九花每月能領300多塊錢補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凍得尿都尿不出來”的冬夜,李玲義帶村民踩著積雪上山,尋找走失的放羊人愣毛小,“找到手電筒都沒有電了”,還要擔心尋人的村民千萬別掉溝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里誰家蓋新房,李玲義就帶著村干部、黨員一起去鏟泥搬磚,“大工雇人,小工大家就幫著干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里人打工找李玲義、蓋房找李玲義,甚至兩口子半夜打架鬧矛盾,也是敲開李玲義的門讓他“主持公道”。如今,李玲義辦公室有一個“訴求臺”,他介紹說:“老百姓有啥苦惱有啥問題來找我,能解決的我就盡力幫他們解決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、“李書記,干啥去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李書記,干啥去啦?”跟李玲義走在雙井村,這樣打招呼親切而自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鄉親打成一片,李玲義有他自己的“方法論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*年土豆下來的時候,村里老漢挑了一袋土豆送到李玲義窯洞。“哎呀謝謝,我先看看是不是*的,孬的我還不要哩。”李玲義雙手接下。過幾天,李玲義把老漢體型告訴愛人,讓她買一件羽絨衣。“我還不能說專門給他買的。‘張哥呀,我家老婆子給我買件衣服瘦得不行,我都穿不下了,給你帶過來試試。’老漢一試正好,高興得不得了。”李玲義哈哈大笑,“可不是正好嘛,就是按他那身板買的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年間,雙井村從“沒有土豆就沒得吃、不去上訪就沒得做、不生孩子就沒娛樂”,到如今路燈亮了、道路硬了、自來水通了。村委會院里的公共浴室即將完工,村民們終于有地方洗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等這個澡堂開張了,一三五男同志洗,二四六女同志洗,星期天我洗。”李玲義嘿嘿一笑,“我哪能洗*嘛,就是在星期天打掃打掃,收拾一下衛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李書記,干啥去啦?”在雙井村一路走來,這樣的問話越來越多,李玲義*近到底干啥去了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玲義*近離村,是為建立脫貧長效機制,“咱雙井村早就脫貧了,往后打的不是脫貧攻堅戰,是脫貧‘保衛戰’了。”為此,他一方面開拓農產品直銷市場,在太原市橋東街道辦各社區宣講“消費扶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求你們長期用錢支持我們貧困山區。我只希望你們在同等質量同等價格情況下,優先購買我們婁煩的農產品。”李玲義對居民們說,“你們支持我們貧困山區建設很好,但別買太多,一過夏就不好吃了。可不敢堆在家里頭,因為扶貧造成浪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李玲義在雙井村發起成立扶貧開發公司,把鄉親們的農產品統一組織統一銷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建立了產銷對接的市場化道路,大家的產品銷路不就更寬了嘛。”目前,李玲義正在跟太原幾家連鎖超市進行對接。記者采訪時,他正談一樁10萬元的訂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這個沒爹娘的孩子能走到今天這一步,沒有任何遺憾了,我只希望我*后的扶貧歲月能繼續做一些好事,讓鄉親們多享享福。”臨了,李玲義這樣跟記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蔬菜網編輯:agronetgll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蔬菜網微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轉發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完上面的新聞,您覺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蔬菜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 ①本網注明“稿件來源:蔬菜網(Vegnet.com.cn)”的所有文字、數據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“蔬菜網”(Vegnet.com.cn)所有,任何企業、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使用。凡經本網協議授權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蔬菜網(Vegnet.com.cn)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②本網未注明“稿件來源:蔬菜網(Vegnet.com.cn)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“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稿件來源:蔬菜網(Vegnet.com.cn)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③因互聯網信息的冗雜性及更新的迅猛性,本網無法及時聯系到所轉載稿件的作者,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相關作者見稿后兩周內及時來電或來函與“蔬菜網”(Vegnet.com.cn)聯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站所用的字體,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告知我們 service@agronet.com.cn,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红包捕鱼